www.mm37.com

三刀柔情:对“官员11刀自杀”事件专家为何“信了”

  ●2013年12月,在江西省儿童医院门诊部1楼,一名3岁女童的右手不慎卡进自动扶梯。经过渊明路消防中队消防队员近30分钟的努力,小女孩的手指成功脱离电梯,并移交给在场医生。

  当天凌晨,该支队洪湾水上边防派出所接到辖区渔民举报,称有人企图利用船舶运送他人从珠海偷渡至澳门,接报后,该所立即上报情况并调遣附近巡逻的民警驾艇前往设伏抓捕。1时05分,1艘简陋的“三无”纤维艇出现在十字门附近水域,经研判确认,民警随即驾艇跟进并亮明身份,示意停船接受检查。然而,该船不仅未减速,反而加大马力试图逃脱追捕,由于船载人员众多,偷渡船航行速度缓慢,就在民警即将贴近之际,嫌疑船只突然大转角调头,径直朝珠海陆地方向冲刺。此时,民警意识到,偷渡运送者极可能选择带人冒险“冲滩”,随即放缓追捕节奏,并通过扩音器告诫对方勿冒险行事,同时立刻联系驻守边境陆地线的武警广东省总队执勤第二支队,协助做好偷渡船冲滩后的救援和抓捕准备。

  湖北荆州公安县纪检官员11刀自杀的新闻引发社会强烈反响,网友纷纷对此表示惊诧。记者采访了知名犯罪心理学家、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李玫瑾教授和知名法医学专家、华东政法大学的闵银龙教授,两位教授分别从心理学和法医学角度进行了专业分析,认为人在极度痛苦,一心求死的情况下,是有可能采取自虐式的自杀方式的;另外,11处刀伤也并未罕见,国外最多有100多刀的案例,自杀者也有能力完成。(9月1日《东方网》)

  坦白说,这件事太匪夷所思,即便是《CSI》和《神探狄仁杰》的忠实粉丝,也会认为“身中11刀而自毙”太悖于情理,所以公众对官方给出的“前10刀为试探性自杀伤”的说法难免有所疑问;而面对公众和家属的质疑与追问,公安县警方以“没有义务调查自杀动机和原因”为由试图给“自杀事件”盖棺定论,无疑又留下无限猜测的空间,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。

  因此,对这样一个警方拒绝进行深入调查的有悖人情常识的“自虐式自杀”事件,一般人的第一反应当然是质疑;然而专家不是一般人,他们的第一反应是“信了”,然后在“信了”的基础上再寻找理论支持。比如以“激情杀人”说闻名于世的李玫瑾教授,就从心理学的角度提出:一个人在极度痛苦,一心求死的情况下,是有可能自残11刀的,尽管她并不能肯定“自杀者”是否存在“极度痛苦”。

  翻看目前的新闻跟帖,李教授的的言论再次引起骂声一片。我相信紧接着,李教授会再次大叫“委屈”,再次声明自己是在坚持“理性”。因此,我想提前一步对李教授说:不用叫屈,网友骂您,不是因为您说了什么,而是因为您为什么这么说。换句话说,您说的也许没什么错,可是您的态度立场却足以让“专家”这个称谓蒙羞,让大众深深失望。

  (原标题:【部长说事】教育部部长:“择校热”“学区房”治本要靠教育资源均衡发展)

  事情的真相是一回事,对待真相的态度又是一回事。有了质疑,才有追寻真相的可能,历史才有进步;只有奴隶不质疑,然而奴隶社会最黑暗。理论上讲,在现代社会,一般民众往往是盲从的,具有质疑精神的,往往是以专家教授为代表的公共知识分子,他们代表着社会的理性和良知。然而中国的情况有些不一样,专家学者对于公共问题要么不感兴趣,高手解跑狗图玄机图“躲进小楼成一统”,要么背道而驰,对于“辟谣那些事儿”情有独钟,鞍前马后,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6月25日2时许,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官方微博发文称,6月24日21时30分许,雁塔区等驾坡城管执法中队,在依法取缔辖区公园南路一餐饮商户违法占道经营的执法过程中,一名执法队员重伤送医抢救后不治身亡。目前:雁塔警方已将主要嫌疑人控制,该案正在全力侦办中。

  所以,我很想问李教授:难道在您看来,这件事就没有丝毫可疑之处?即便您不假思索地“信了”,可是您作为一个知识精英,难道没有义务呼吁官方对官员“自杀”的动机进行调查,以消除大众“误会”,促进社会和谐?甚至,哪怕仅仅为您的“自圆其说”考虑,出于一个学者严谨的治学态度,您难道没有必要和“极度痛苦”较真一下吗?